刘水清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后,经过五次运动作战,把美李军压迫至“三八”线附近,双方逐渐转为阵地对峙。

    其时,美国特务把一部分未及南逃的地主分子武装起来,组成白马部队,并帮助他们逃往从“三八”线至鸭绿江口的沿海岛屿,使其成为美李在我大后方的一支别动队。这些匪徒在美国特务直接指挥下,依持海、空的绝对优势,经常出炮艇至鸭绿江口以南一带炮击我沿海地区,抢劫沿海渔民,并利用海岛作基地,经常派遣人员到我后方,直至安东(丹东)地区刺探军情,暗杀和绑架朝鲜党政干部,引导美空军对我狂轰滥炸,成为我后方的隐患。

    1951年10月,志愿军司令部决定由50军解除西部岛屿敌特对我侧后威胁,以实际行动配合在板门店举行的“关于岛屿部队撤退问题”的谈判。50军命令驻铁山半岛的148师夺取这些岛屿。经过近两个月的攻岛作战,靠近海岸的岛屿大部被我军攻占,最后只剩离海岸线较远,也是敌指挥部所在的大、小和岛。这两座岛,面积约7平方公里,突出于铁山半岛以南,北距鸭绿江口约60公里,距铁山海岸约15公里,驻有美、英特工人员及白马部队指挥部与所属第二、三联队,共430余人,并装备有美式枪炮、小型炮艇。

    师里将攻占大、小和岛的任务交给了我们442团。我当时在1营任营长。为了保证渡海攻岛作战取得成功,志愿军司令部对整个战斗做了周密安排,从各个方面给予了较好的保障。为争夺相对的制空权,空军派出了一个歼击机师,以机场值班的方式,保障我团从起渡到回航的安全,并以一定数量的飞机执行突击大、小和岛守敌的任务,最大限度地支援我团。为了解决远程火力不足问题,又加强给我们152加农榴弹炮、76.2野炮和37高炮各一个营、高射机枪三个连、战车防御炮一个连,另外还给我们加强了部分工兵,通信兵等保障力量。同时,辽宁水产公司从大连调来四十多条机帆船作为运输工具,支援部队渡海作战。命令很快下来了,团长赵玉温和政委高星耀率领三营主攻大和岛,副团长陈屏率领一营攻击小和岛。

    为了充分预见战斗中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战斗开始前,团里组织排以上参战干部随同团部,到不久前才被我攻占的距海岸最近的椴岛上进行实地勘察。但苦于大、小和岛距海岸太远,拿出当时最大倍数的步兵望远镜也看不清岛上情况,只能依据椴岛,结合地图把我们从铁山郡的大、小溪岛(距大、小和岛30公里)起渡后的航行路线,经过位置、梯队编成、对空对海保障方法等做进一步明确,对各种联络信(记)号规定及与其它军、兵种协同方法等做进一步研究。经分析判断,团里决定把登陆点选定在航行正面,从地图上看这里等高线最密,尽是悬崖峭壁。为确保渡海作战成功,在进行各种渡海作战物资准备的同时,部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渡海作战练兵热潮。战士们苦练打秋千、摆浪桥,以克服晕船和适应在颠簸的海上瞄准射击,根据各自的作战任务,参战人员在地图及沙盘上熟悉大、小和岛的地形地貌,使参战人员能熟悉登岛后的作战位置,部队还演练航行时的战斗编队并制定海上遇敌时的战斗方案。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战斗训练和物资准备,渡海作战条件成熟了。

    11月30日,渡海作战开始,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及军、师领导同志都亲抵前线指挥所,指挥部队渡海攻岛作战。12时,参战部队的全体官兵集结在大溪岛上,师长赵鹤亭、师政治委员陈一震同志做临战动员。14时50分,我作战分队沿公路向小溪岛码头机动。沿途,师文工团的同志载歌载舞,高搭彩门欢送我团参战指战员出征。 15时5分,我们刚进至大、小溪岛间的山坡上,就听到有轰炸机飞行的声音由远而近,隆隆震耳,这是我空军临战前对大、小和岛之敌的最后一次轰炸(头几天他们已经进行过一次轰炸)。我九架轰炸机呈三角形编队,机徽清晰可见,突然从轰炸机前方传来“嗒、嗒、嗒……”的大口径机枪声,紧接着就见几架敌F-86佩刀式歼击机从我上空掠过,在我轰炸机编队中窜来窜去,气焰十分嚣张。我和战友们都怒不可遏,但苦于武器所限,只能焦急地盼望我们的歼击机出现。我轰炸机边与敌机战斗边继续向前飞行,当飞至距岸2千米左右的海空时,有几架飞机不幸被敌机击中,我们的飞行员同志没有弃机跳伞,他们把机头转向陆地,全速往回飞,终因飞机伤势太重,掉入了茫茫大海。正当大家为落海的战友而难过、为空中的战友而担心的时候,我们的米格歼击机赶到了,一阵急杀猛打,保证了轰炸机的安全。据了解,这次不幸是因为轰炸机群没有按预定计划行动,提前5分钟起飞,歼击机未能及时护航所致。可见,在现代战争中,别说几分钟的失误,就是几秒钟之差也将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

    船队于18时30分起航,三营和我营各编一个“人”字队形,浩浩荡荡向大、小和岛开进。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苍茫暮色中,船队有条不紊地沿着海岸前进。敌人也不甘寂寞,不时地派其飞机在铁山半岛盘旋轰炸、扫射,然而,他们得到的只能是我高炮部队坚决的回击。按计划,我营是在三营后边保持一定距离跟进,但由于带路朝鲜老人的失误,拉大了我们的跟进距离,又走错了方向,茫茫夜色中我们来到椴岛西侧的一个水峡口。天黑路生无法改航,只好在过峡口后走捷径,不想却走到了团主力的前面。

    进入大海后,除了风声、浪涛声、海浪拍击战船的声音外,四顾茫茫,一片漆黑。这对我们这些在陆地生活惯了的人来说,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21时21分,船队进至灰岛附近,这里距小和岛仅有1500米左右。按步炮协同计划,应当是要求炮兵对小和岛登陆点进行炮火准备的时候了。我判定了一下方向和距离,即令信号员发出要求炮火准备的信号,12发信号弹腾空而起,一刹间铁山半岛及椴岛上众炮齐鸣,小和岛即成一片火海。22时,我营进至小和岛近岸,我示意信号员发出我将登陆,要求炮火延伸的信号,我们一接岸,炮火即转向了山顶。大概是敌人发现了我方意图,大口径的机枪子弹不时地从大和岛龙尾方向射来,我急令船队靠岸登岛,可是海上风大浪高,岸边巨石陡立,几经努力,船就是无法靠岸,如果强行靠岸,船就会被巨浪弹向峭壁,击成碎片。我即挑出几个水性好的战士,和我一起跳入大海,泅水上岸,除两人负责对敌警戒外,其余人员全力协助船上人员搭跳板登岛。跳板架上了,由于浪大,尽管两头都有人按着,还不能有效地制止颠簸,人一踏上,随时都有被抛向大海的危险。战士们急了,没等命令就有几个人“扑腾”“扑腾”跳进水里,手按身压,减轻了跳板的晃动。跳板刚一稳,船上的战士们就象小老虎似的,一个接着一个飞跃而出,按着在沙盘上明确的任务,奔向各自的指定位置。

    为了便于观察和指挥,我在一块岩石旁设立了营指挥所,用步话机和各连沟通了通信联络。部队上岛后进展的非常顺利,没有遭遇敌人抵抗,估计在遭我强大炮火突击后,敌人已经逃跑。和副团长、教导员碰完情况后,我离开指挥所,上山去看各连搜山情况,爬到半山腰,我向大海望去,三营船队和大和岛守敌之间战斗正激烈进行着。敌人发射的照明弹高悬空中,把海面照得如同白昼,双方机关枪发射出的五颜六色的曳光弹,在海面上交织成一片绚丽多彩的火网,突然,从大和岛西南窜出两艘敌炮艇,企图拦阻我攻击部队,在团主力右侧的用防坦克炮及75无坐力炮组成的火力船将敌炮艇迎面堵住,我们的土炮船虽不如敌人的洋炮艇机动灵活,可是土炮船上的战友们充分发挥了勇猛顽强的精神,硬是把两艘敌艇牵制在海面,保障了主力顺利登岛。

    天就要亮了。我站在山顶上,眺望着东方的海面,天海尽处,微微泛起鱼肚白,稍后云层由亮渐红,不多时,一轮红日从海上慢慢跳起,由红变黄,由暗变亮,天空中,霞光万道;海面上,金波鳞鳞,令人心旷神怡,好一幅海上日出的壮观景象!

 
 

    下午,团作训股长通过报话机向我营了解小和岛的战况后,向我们通报了 三营战况(三营共打死敌人40多名,俘虏敌人208人,内有英军官3人,美军官1人, 缴获枪炮、弹药、通信器材等一批)。

    攻占了大、小和岛,拔掉了西朝鲜湾的敌人据点,使安东市和平安北道的安全得到了保障。

    当晚,副营长率一个排留守小和岛,其余人员全部撤回铁山防区。

       

刘水清和战友们在为光荣受领攻击  小和岛作战任务而欢呼
 (
此照片为刘进昌提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