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简述

曙东

公元1945年月份14日(按陆良人的习惯,凡在这一天的夜间,都算为这一天,因此,814日的夜间1点,从陆良机场收听到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便算为814日)即中华民国34814日,中国人民经过8年的艰苦奋战,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于滇军为主体的第一方面军,奉命接受驻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日本陆、海、空三军及其辅助部队的投降,并处理收缴降敌武器物资等一切事宜,而进入河内接受日军投降。

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奉命后,首先电告越南北部地区日本军队指挥官土桥勇逸派员到中国云南开远第一方面军司令部洽商其投降办法,以便决定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部署。

土桥勇逸中将接到电报后,遵命服从,派员来滇,经过洽商之后,定于92日,在开远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大礼堂举行初步洽商签字典礼。

礼堂布置及洽降仪式,完全按照芷江陆军总部的规定办理。

一切布置好后,首先发出柬贴,请昆明行营绥署驻昆各高级机关及当地各机关指派代表前往参加。

91日,驻越南北纬16度以北日军指挥官土桥勇逸中将派遣其中校酒井干城及翻译中好秀男等一行5人,由河内乘巨型飞机抵蒙自降落后,转乘便机到达开远。

92日上午10时,第一方面军由中将参谋长马瑛(云南洱原人)主持初次洽降签字典礼。酒井井干城签降后,面呈其防区各项图表。随即授权以汉字第一号备忘录,经翻译逐条译述后,由酒井干城带回河内面交日军指挥官土桥勇逸中将。

该备忘录规定:凡驻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的日本陆、海、空三军及其辅助部队,“应遵本部命令,分别照指定地区集结,并赶造各项物资详细清册,呈送来部,以凭办理。”

为顺利完成入越受降任务,第一方面军派出先遣参谋组,以谢崇琦处长兼任参谋组组长,率领官佐16人,于9月亮日与日军代表酒井干城一行同机飞赴河内,商洽第一方面军暨所属各军与中央特派各有关机关代表等驻所警戒事宜。这一天正是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裕仁天皇和日本政府及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营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签署投降书的特别日子。

先遣参谋组抵达越南后,旅居越南的华侨同胞,突睹国军从天而降,喜出望外,激动万分。他们说:“自日本军队占领越南后,就使我们过着暗无天日的地狱生活,虽然历时只有5年,但却比5百年还漫长!”为迎接中华民族抗日将士的光荣到来 ,他们立即筹组华侨青年服务团,担任翻译引导工作。同时,对于入越受降国军的驻地及粮秣等问题,亦以满腔热情进行及时安排和充分准备。

第一方面军遵照陆军总部的命令和规定,成立前进指挥所,以少将副参谋长尹继勋为主任,率令各级参谋人员40余人,于97日乘机飞赴河内。随即成立前进指挥所,所有一应事务,积极分头办理。

914日,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参谋长马瑛及各处人员和空军司令宁某、中央各特派员等乘坐专机由昆明飞往河内主持受降事宜。

专机在河内加林机场降落,各国侨领及越南临时政府主席胡志明与各机关首长等鹄立迎候。 卢汉下机后,与前来迎接的各方领导人一一握手致谢。河内市民万人空巷,夹道欢呼,以表示对来自中国使者的热爱和崇敬我。许多人发自肺腑地说道:“我们又重见汉官威信!”其欢迎的热烈激情与衷心感戴之忱,实非楮墨所能形容。

卢司令官入驻越南河内前法国军队的旧总督府(署)。安排刚定,便立刻接见各国云集河内的新闻记者,明确表示:“本军此行任务,首在接受日军投降,对越南并无领土野心。”随后召见各有关当轴(即越南各级政府领导者),垂询历年战时情况。

接着对驻越日军指挥官土桥勇逸中将作详细指示。

第一方面军所属60军先遣部队184师及62军先遣部队95师,他们的先头部队均于912日相继进抵河内市区,分别划定警戒区域,并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其余所属52军、93军暨暂编第19师、23师,分别由滇桂边区进入谅山、同登、河阳、宣光、老街、安沛、莱州、山罗等越南境内,并按指定地点,进驻海防、南定、清化、义安、顺化、见港等地。而独立第93师则由滇南车里(今景洪)、佛海(今勐海)取道丰沙里、莱州,进驻龙蟠城、永珍(今老挝辖境)一带。

第一方面军所属各军、师陆续到达指定防区后,即于928日上午10时,举行进驻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日军投降签字典礼。

礼堂的布置及仪式,完全依照芷江签降典礼的规定办理参加签降典礼的各方人员有:同盟国美军总部加礼格将军、英国联络部代表成文游及所属职员、旅居越南的各华侨领袖、各有关机关首长、越南临时政府高级职员、各国驻越新闻记者及第一方面军少校以上人员、各军师团长、参谋长等1000余人。胜利各方、各级人员济济一堂,盛况空前。

卢汉司令官于上午9时,率领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官佐及特务团(警卫团)士兵举行升旗仪式(典礼),我中华民国青天白日国旗飘扬国外,官兵精神,倍加振奋。10时举行签降典礼。

日军投降代表土桥勇逸,为日军驻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指挥官、中将、第38军团军团长,三国直福,为第28师团师团长、少将,服务尚志,为第29师团师团长、少将,永野修身,为独立第39旅团旅团长、少将以及随参酒井中校与翻译等6人。

以上6人,由第一方面军第三处处长杨泉杰引导进入礼堂,面对前方主席台中座的卢汉司令官,右座的参谋长马瑛、左座的副参谋长尹继勋肃立,各外宾环坐,典礼开始。

首先由卢司令官宣读方字第一号训令,然后由卢司令官致开幕词。随即由翻译相继译述由土桥勇逸敬谨签字后,新交其随参酒井中校资呈卢司令官核阅,至此,中国军队接受日本军队在越南河内的投降签字典礼,遂告礼成。

各摄影记者争先恐后,竞相拍照,以作为永久的纪念。

这一天,各方外宾纷纷前往第一方面军司令部祝贺,设宴相庆。

接受日军投降的任务非常光荣,但又极其繁重。时值酷暑余威,挥汗如雨,每日午夜工作,甚少休息。为珍惜时间,提高效率,第一方面军转令本部各处课室人员与中央各部会特派代表及各层属职员齐集本部联合办公,联系周密,传达迅捷。很快制定出各项章则,确定接收程序及区域。

接收人员共分三组:第一组为河内市区;第二组为海防区府、里良江府、谅山等地;第三组为顺化区、南定、清化、义安、岘港等地,以上三组由以军政部特派员办公处主其事,分头开始工作。

接收步骤由第一方面军与军政部合并组织接收机构,分令日军仓库负责人,列册会同点交驻军,标封看管。第二阶段,再由军政部分头接收后,即行策划护运事宜。第一方面军遵照军政部颁发的规定,要求所属接收部队,统计缴收敌人马武器物资数目,“检附日军原始册报,”由第一方面军汇报“各有关层峰核备,均经奉到批复,予以备查在案。”

兹将第一方面军接收日军人马武器数目胪列如下:

第一,人员:

      (一)   海防区:52军接收日军10569人。

      (二)    顺化区:60军接收日军6844人。

      (三)  河内区:93军接收日军11708人。

      (四)  以上三区,共接收日军官兵30027人,其中有患者906人,外加日侨1320人。总计日俘侨31340人(以上数字系按原始记录照抄,当时的统计有误,实际为30441人,而原始数字则为31340人,多统计899人)。

第二,骡马:

      (一)         海防区:52军接收骡马501匹。

      (二)         顺化区:60军接收骡马849匹。

      (三)         河内区:93军接收骡马1285匹。

      (四)         总计接收日军骡马2635匹。

第三,武器:

      (一)         各种枪:步、骑、轻、重、高机、手枪及信号枪、猎枪、小枪、火焰放射器等为45792支(挺)。

      (二)         刀剑:指挥刀、军刀、带剑等1224把。

      (三)         各种火炮:步兵平射炮、步兵曲射炮、战车防御炮、榴弹炮、速射炮、山炮、野炮、加农炮、血、安塞、载船、搭载等,计882门,内有血炮12门全废。

      (四)         手榴弹:计89209枚。

      (五)         掷榴弹:计337个。

      (六)         各色枪弹:计14343发又52箱。

      (七)         各种炮弹:计333265发又7360箱加19捆。

盟国战俘:计河内法籍战俘4404人。

加林印俘:计287人。

海防印俘:计287人。

总计4831人,业经分别遣送回国。

日俘日侨的处理:

      (一)         联络所

      (二)         管理处

      (三)         起运工作

第一方面军奉陆军总部命令,关于日俘、日侨之运送,应组织港口嗑全心全意中。以52军上校副官刘甲三为司令,设置于海防。自194642日起,开始由海防港口搭轮运送日俘327人,日侨1320人,截至同月19日止,全部运送回国。

对于战俘土桥勇逸中将,于419日在海防逮捕及越北区宪兵140余人全部扣留,即日解赴广州审讯。

第一方面军关于日俘、日侨之管理,遵照陆军总部命令成立日本徒手官兵管理处,由第一方面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杨啸伊兼处长,93军政治部主任陈荣明兼副处长。所有日俘、日侨,分别集中广安、南定、顺化等处,由管理处不时派员视察,并注意教育管理,成绩尚属良好。

陆军总部规定:第一方面军入越后,应即行在河内成立立越北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所,由土 勇逸担任所长。同时,在其他日军集结区域设联络分所。

194510月开始接收起,至19464月运送完毕止,历时7个月,所有接收及给养等一应事宜,进行尚称顺利。

此次缴收降敌武器及其他各种物资,计达90余万吨,统由军政部特派员办公处专设运输处负责运输,由于交通工具的缺乏,截至4月底止,运量只完成一半,尚须两个月时间才能全部运完。

中法交防

关于中法交接防务事宜,即自1946228日《中法协定》在重庆签定后,即开始尊令进行。36日,法国军队一部,由赖克莱中将率领,自西贡乘轮抵达海防登陆,双方洽商交接程序。当时河内市区的防务,于329日交由法越军接防,河内以外地区,如南定、义安、顺化等地,因法军不敷分布,延至412日始行交防完毕业。洒,河内市区仓库,尚有部分物资没有运完,特由52军指定守护仓库部队约一团步兵外,其余所属部队116130两师已分别向北宁、良江府、谅山一带集结,候命首途。

此外,52军所属荣誉第2师,奉命调驻日本,而全部集结在海防整训,候轮北上。

老挝所属龙蟠城、永珍等地,一直由中国独立第93师驻防,但后来经法方多次向第一方面军商洽,而交由法军接防。由于交通工具缺乏,邮件稽延,一直到最后才进行交接防务事宜。93师交防完毕后,即循莱州、风沙利路线,开回滇南思普一带修整训。

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由于地方治安秩序亟待维持,特令93军负责河内的警备任务。93军奉调入粤后,由52军接替河内的警备任务。在长达8个月的入越受降期间,我旅居越南的侨胞生命财产,得到了安全保护。撤离时,93军和52军受到华侨同胞和当地民众的盛情欢送。他们说:中国军队爱护华侨、爱护越南,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完毕后,60军奉命调往东北,93军先调广东,后调东北,剩下的军政人员,全部接回昆明。

至此,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任务,胜利完成,这一光荣的历史,永远铭刻在中华民族八年抗战的伟大丰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