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 别 词

刘 水 清

(今年以来,经常发肿,精力也不如以前,明有急躁,怕一时别去,

对老战友、老同志不告而走“非礼矣”,草草数语,希转寄各处同志)

 

别了,亲人和同志 !

这是一件欢快的事。

既是人生规律的终点,

可又是另一种物质的开始

悄然而来,寂然而逝 。

庄周梦蝴蝶,

黄梁为寝时,

佛家讲轮回,

荒唐却相似。

扪心自问,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

我没有愧对人世。

所以别为我惋惜,

更别开什么会那些形式。

请您们用精力把工作做好,

老同志要延年益寿,

争取能多看看社会主义的好形势,

这才是对告别的友人最好的悼词。

 

      一九八五年四月十二日

 
 
 

                                                   

 

                               返回主页